學習宣傳貫徹《志愿服務條例》
  信息公開   更多  
館藏新書通報
廣西數字資源平臺
網上聯合參考咨詢
國家數字圖書館
  地方文獻   更多  
地方文獻書籍 南珠專輯
珠城史話 童年記憶中的北海民俗
北海客家文化 北海歷史文化500題
合浦海上絲綢之路 北海文史專輯
 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地方文獻 > 北海歷史文化500題
楹聯文化 風雅流韻(下)
點擊:4041  來源:北海日報  作者:范翔宇
 
    海角亭聯
    來到廉州校園內的海角亭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這樣一副對聯,許多人都把這副對聯當作是海角亭的門聯,聯云:深恩施粵海;厚德紀莆田。
    其實這不是海角亭的門聯,而是天妃廟聯。為何天妃廟聯變成了海角亭門聯?這得從天妃廟的“遷徙”故事說起。原來,廉州校園內的天妃廟是從潿洲島搬遷過來的。為什么廉州天妃廟要從潿洲島漂洋過海而來呢?事情得從順治康熙年間的“禁海”說起。
    據《清實錄·圣祖卷》記載:為使鄭成功無內地物資接濟,順治十八年八月十三日(農歷),清廷下達了“遷界令”,令閩、粵、淅、江南四省向內地遷移三十里,禁魚舟商船出海,界外房屋村莊漁船盡予焚毀”。康熙即位當年又嚴令“從大虎門至欽州防城,沿海居民內徙50里,設排柵,嚴禁出入”(見民國版《合浦縣志》),時合浦屬廣東,潿洲島是合浦轄地,當然屬于“內徙”的范圍,這就是潿洲島居民內徙的歷史背景。
    清廷下了“禁海”令,強制實施搬遷之后,島上的漁民并不愿意離井背鄉,清廷見狀,采取了燒毀漁船,驅逐漁民的更強硬的行動,逼使島上漁民向內民遷徙。廉州理所當然就成了漁民們遷徙擇居的第一站。當時的廉州府一帶水路直接與大海相通。島上漁民選擇了最靠近大海的西門江碼頭(即今廉州中學魁星樓碼頭)修建三婆廟。擇址重建的三婆廟完全依照潿洲島“鼓形石窟”下的三婆廟原狀為依據,規模是宏大的,由門樓、前殿、大殿組成,為三進三間式建筑,規格布局與今潿洲島的三婆廟基本一致。不同的是,廉州史志記述中稱之為天妃廟。康熙二十三年(1684年),清廷開放海禁,準許漁民回原籍地居住后,潿洲島漁戶從合浦搬遷回潿洲時,也把廉中天妃廟的神像搬回潿洲重建三婆廟。這就是廉中天妃廟的“來去”由來了。后來重建海角亭,就是沿用原天妃廟的門樓作為海角亭門樓,天妃廟正門的對聯“深恩施粵海,厚德紀莆田”,也就這樣保留下來了,成為清代遷海“海禁”的物證。 
    海角亭正門原來的門聯是:
    不到此亭哪知象郡珠崖關山萬里;試觀于海才見龍門冠嶺云水千重。
    此聯是清代工部尚書杜臻所撰。杜臻是浙江秀水清順治十五年(1658年)進士、內閣學士、吏部侍郎,清康熙二十二年(1683年)起歷任工部尚書、刑部尚書、兵部尚書、禮部尚書,官至從一品。康熙書“眷懷舊德”額追賜。杜臻又是書法藝術家,著作有《經緯堂集》、粵閩巡視紀略》、《海防述略》等。海角亭聯是清康熙二十二年杜臻任工部尚書時,受命出巡廣東、福建海防道廉州而撰題的。從海角亭聯中可見這位曾任四部尚書的文字功力。從中使人感受到杜臻廣闊的海涵胸懷。上聯“不到此亭哪知象郡珠崖關山萬里”,突出了“海角”的地理位置,只有到了海角,才知道珠鄉離中原之遙。下聯“試觀于海才見龍門冠嶺云水千重”,特別點出在冠頭嶺上觀海的感受:于“云水千重”之間,更教人產生“關山萬里”的翔想和志向。史記杜臻“與席柱如廣東,自欽州防城始,遵海以東而北,歷府七、州三、縣二十九、衛六、所十七、巡檢司十六、臺城堡砦二十一,還民地二萬八千一百九十二頃,復業丁口三萬一千三百。復如福建,自福寧州西分水關始,遵海以北,歷府四、州一、縣二十四、衛四、所五、巡檢司三、關城鎮砦五十五,還民地二萬一千一十八頃,復業丁口四萬八百。
    于是兩省濱海居民咸得復業。別遣使察視江南、浙江展界復業,同時畢事。”正因為有了如此的忠君報國情懷,如此的憂國憂民情懷,才能寫出如此的海角亭聯,他人所不能及。
    海角亭的又一聯是:海角雖偏,山輝川媚;亭名可久,漢孟宋蘇。
    此聯是清道光年間陳司灌所撰。陳司灌是新寧(今湖南省新寧縣)人,科舉“二甲”進士,贈予文林郎,,清嘉慶十年起連任廉州府教授。上聯取“石蘊玉而山輝,水懷珠而川媚”作題,語出陸機的《文賦》。下聯以“漢孟宋蘇”承題,是指孟嘗和蘇東坡。此聯無甚深意,勝在拼詞聯名巧妙,讀此聯使人觸景生情,寄托幽思,自宋以來,海角亭與漢孟宋蘇并稱,這就是民心所系的人格力量,這也是海角亭得以延續千年的維系所在。
    題廉州海門書院聯:此地為瀛海奧區,素稱獷俗;凡人知農桑正業,便是良民。
    此聯為林昌彝題。林昌彝(1803-?),近代學者、詩人、詩評家。同治年間,一度掌教廉州海門書院。約卒于同治末年。
    廉州試院余園欣賞樓聯:辟地無多,卻分廣廈數椽,門逕不容人跡到;論文有暇,試上層梯一望,海山勝向畫圖看。
    兩廣督署大堂聯:銅鑄交州,長勵邊臣橫海氣;珠還合浦,愿銘廉吏飲冰心。
    廉州府署聯:治行繼前賢,何殊野吏清操,醉翁高致;登臨還我輩,試看天涯明月,海角孤云。

    民間撰聯
    合浦的文化教育古來發達,書院遍布,民眾受教化的熏陶深,斯文蔚然成風,民間撰聯成一習俗。從中有不少關于民間對聯的故事,有風雅樂趣,也有憂傷往事,令人回味無窮。其間猶以客家地區為最,鄉間叔伯們甚至為撰聯而推敲斟酌,甚至較勁爭執。客家人講究對聯的立意和應用,各種場合的對聯獨具特色。如公館南山村的祠堂門云:南風吹臘去;山色迎春來。
    此聯就是用村名“南山”作聯名。據稱此聯是清代從百余首應征聯中確定的。
    當年,四鄉十八村的各姓宗親聯合舉行新春征聯大賽,規定要以各自村名作嵌名聯。最后,南山”聯從幾百副應征春聯中勝出,被封為“聯魁”,因此名噪一時。
    此后,每逢過年,鄉中宗親都會請族中輩分高的有德者將此聯書寫一番,掛在祠堂大廳供眾人欣賞。長此以往,遂成過年一景,好不榮耀。近百年間,南山”聯在上下四鄉十八村傳為佳話。
    此外,合浦還有許多各有特色的民間撰聯,如五里亭聯:廉泉煎茶留過客;茶亭送賓慰行人。
    老鶴江茶亭聯:前路赤日炎炎,問君能行幾步;這里涼風習習,邀你暫停片刻。
    三甲社興仁坊聯:興起文才三甲冠裳并耀;仁胞庶姓一坊德澤均沾。
    乾體學堂聯:乾興文武;體會中西。
    文治書院聯:文光騰列宿;治理講遺編。
    合浦九頭廟:有意燒香何須遠朝南海;真心拜佛此處就是西天。
    合浦廉州城隍廟聯:為人果有良心初一十五何用燒香點燭;作事若昧天理三更半夜須防鐵锏鋼叉。
    合浦廉州觀音堂聯:有意燒香何須遠朝南海;真心向善此處即是西天。
    合浦永安北堂廟聯:上元中元下元合三元平敷圣德;西岳南岳北岳唯東岳遍沛民生。

    陳銘樞撰聯鑒賞
    陳銘樞先生是珠鄉民主革命的先驅者,他17歲即參加孫中山的同盟會,在辛亥革命中身經百戰,屢立戰功,后精煉成為北伐“鐵軍”的三大將領之一。同時,又是一位我多才多藝的社會活動家,對書法詩詞楹聯和佛學都頗有造詣。他還是一個出版家,由先生一手經營的“神州國光社”是我國近代史上影響較大的出版社之一,為何在和發揚我國文化精髓作出了積極的貢獻。先生的詩聯不但文采精雅而且蘊含著深邃博大的時代精神。在這些詩聯中,我們不僅能強烈地感受到將軍的貫天豪氣和以身許國的堅定信念,更可以欣賞到將軍如椽之筆下飛揚的文采。
    將軍的詩聯抒發了豐富細膩的思想感情,既有寫實的敘述,也有浪漫的夸張。
    將軍與詩人的氣質融為一體,展現的是何等雄偉壯闊的戰爭畫卷,是何等豪邁博大的胸襟,也更加深刻地表述了他愛國救民的偉大情懷。今選其中幾聯于茲:挽孫中山:涕淚灑西州,豈獨感深華屋異;才棺摩北極,至今人慟大星沉。
    挽弘一法師(李叔同):遍界不曾藏,岳峙依然,川流猶是;無生亦如幻,緣了自去,愿在即來。
    挽陳獨秀:官皆斷制,行絕詭隨,橫覽九州,公真健者;謗積丘山,志吞江海,下開百劫,世負斯人。
    題翁照垣將軍母:生兒能報國;有道此歸源。
    挽葉挺等“四·八”遇難:此痛豈尋常,喪我同胞,復奪其才女嬌兒賢婦;斯行誠偉大,所留團結,原期能民主統一和平。
    挽廖仲愷:先生公勇誠明,嫌怨所不避,強權所不畏,逆賊之所不忍殺,亂黨之所不忍欺,嗚呼噫嘻,竟被狙于大難削平之日;世界紛紜濁亂,奸宄是相親,忌嫉是相扼,毒螫于是肆其殘,鬼蜮于是逞其技,哀哉耗矣,更問誰為挺身負責之人。
    挽胡漢民:毀譽未必事為憑,試看相忌者致公速歿,相附者欲公永存,相劫持者則欲公實歿而名存。惟念本身存歿,業經歷盡辛酸,公猶難補破缺河山,誰更擎天撐半壁;仁智皆由人所見,回憶民族論與我略同,民權論與我小異,民生著論嘗與我爭同以競異。但期后世異同,當今有能辨別,我亦遇到艱危棋局,卻曾揮手挽全盤。
    與郭沫若同挽劉湘:治蜀是韋皋以后一人,功高德懋,細謹不蠲,更覺良工心獨苦;征倭出夔門而東千里,志決身殲,大星忽墜,長使英雄淚滿襟。 
    提起陳銘樞的撰聯,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郭沫若為陳銘樞所寫的一副對聯:真理唯馬克思主義;如來是桂百煉先生。
    這是一副嵌名聯,用陳銘樞將軍的字號“真如”為嵌名,這副嵌名聯是在抗日戰爭時郭沫若應陳銘樞之請而題的。1938年,滿腔熱情回國參加抗日救國的陳銘樞,卻被蔣介石“冷凍”了起來,因為蔣介石對陳銘樞發動“一二八”、淞滬抗戰及“福建事變”始終耿耿于懷,不讓陳銘樞沾軍隊的邊,只給在政治部中任一個指導委員的虛銜。當時政治部設在武漢,而此時郭沫若也在武漢養病,陳銘樞專程前往探病,談話中,陳銘樞提起自己曾受歐陽競無大師之托去探望病中的桂百煉先生(中國近代著名的佛學人士),談興間,陳銘樞請郭沫若為自己題字,郭沫若當場就用“真如”二字嵌名,寫了這副對聯,以此表達自己的信仰,也有勸慰陳銘樞的意思。
    郭沫若在當時敢于用馬克思主義來為陳銘樞題寫對聯,由此可見二人交情非淺。
    1938年3月27日,陳銘樞和郭沫若一起參加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成立大會,并被選為理事。
    有一天,陳銘樞和李濟深、黃琪翔、余心清一齊造訪郭沫若,這時,正逢郭沫若在磨墨寫字。陳銘樞就說:聽說沫若兄善對嵌字聯,今天要勞駕你了,有人用梵文兩句將我的字‘真如’嵌了含真字的上聯,尚無下聯,請你也用梵文對如字的下聯吧。”郭沫若笑著說:你是故意來找麻煩的,梵文我已多年未涉獵,手邊又無書可參考,怎么對呢?”李濟深、黃琪翔、余心清等聽見陳銘樞如此一說,大家雅興頓起,一起催陳銘樞趕快把上聯念出來,說沫若兄一定能對好。陳銘樞于是念出上聯:真有人古,誰為真宰;郭沫若偏著頭想了一會兒,對曰:如是我佛,此即如來。
    大家一齊鼓掌叫好。又要求寫成條幅,郭亦不推辭,一揮而就,皆大歡喜。
    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,國民政府遷到重慶,陳銘樞也隨之到了重慶,特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,財政委員會委員,還擔任了世界反侵略大會中國分會主席,在重慶開展抗日救亡活動。而郭沫若此時也到了重慶,以筆為槍宣傳抗日。二人在重慶期間留有不少的往來佳話。
    此間,郭沫若為陳銘樞聯;專門作聯一副:將軍主任何輝煌,仿佛當年克武昌;十載風流云散后,惟余棍子五條光。

桂公網安備 45050202000388號

警警
察察
山东快乐扑克三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