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疫情防控】不同風險人群防護指南和口罩使用指南
  信息公開   更多  
館藏新書通報
廣西數字資源平臺
網上聯合參考咨詢
國家數字圖書館
  地方文獻   更多  
地方文獻書籍 南珠專輯
珠城史話 童年記憶中的北海民俗
北海客家文化 北海歷史文化500題
合浦海上絲綢之路 北海文史專輯
 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地方文獻 > 北海歷史文化500題
海角一亭千古風
點擊:3943  來源:北海日報  作者:范翔宇
 
    元王朝統治時間雖然短,只有九十七年(1271—— —1368年),但對廉州社會發展產生的影響是巨大的。一是撤銷了疍家不得上岸居住的禁令。二是派出官員巡視合浦,重建了湮沒已久的海角亭。三是在合浦設置了市舶提舉司。市舶提舉司相當于現在的海關部門職能,始設于唐,時僅在廣州設衙門。宋時擴大到泉州、明州(今浙江寧波)、杭州、密州(今山東膠縣)。元朝設泉州、寧波、上海、澉浦(今浙江海鹽)四處,后增設溫州、廉州,時為六大市舶提舉司,官秩正五品,相當現在部直轄的廳局級了。其中重建合浦海角亭,對后世的影響尤大。
    海角亭的始建年代
    首先是海角亭的始建年代。新編《合浦縣志》記述:亭約建于宋初建隆至景德年間(960—— —1004年)”。這只是一個概說,并不準確。因為,建隆是宋太祖建元年號,即是建立宋朝的第一年。建隆年號僅存在四年。景德是宋真宗的年號,宋真宗是宋朝第三個皇帝,中間隔了個宋太宗。前后時間跨度長達四十七年。海角亭是為紀念孟嘗而建的,不可能成為拖了四十多年未能完工的“爛尾樓”。海角亭是珠城最重要的名勝景觀,宋、明以后一直列為“廉陽八景”之首。歷代均注重維修、重建。可是,在新編《合浦縣志》的“大事記”中,出現了斷代疏漏,沒有海角亭始建的記錄,這是需要繼續挖掘考證的。
    有史料考證重建海角亭的時間是元朝延祐四年,即公元1317年。事見元朝海南海北肅正廉訪使范梈的《重建海角亭記》。范梈的這個官職相當于今天的監察部特使。他在亭記中說:延祐三年秋,余始過郡,訪址。得于荒蕪亂水之間,欲復之未能也。屬之郡吏,曰:諾。明年來告成,請記之”。這是說,范大人責成郡吏重建海角亭,郡吏不敢怠慢:第二年范梈再過廉州,亭已建成,郡吏請范大人為之作記。可見海角亭重建落成的時間是明確的,即延祐四年,1317年。元代重建海角亭僅用了一年時間,宋代不可能在47年時間里都沒能把海角亭建起來。
    元朝的另一位重量級人物,時任廉州路總管,后任宰相的伯顏,也曾為元朝重建海角亭作證。
    海角亭竣工的當年,即延祐四年(1317年),時任同知樞密院(正二品官秩)兼統領河南諸行中書省并任廉州路總管的伯顏來到了廉州。伯顏雖然是蒙古人,但他長期在江南征戰,深受漢文化影響。對漢族的歷史典故、風土人情頗有研究。來到珠城廉州,當然要探訪孟嘗故事,游覽珠城勝景。
    逢此海角亭修復之際,伯顏登亭抒懷,還欣然命筆寫下了《海角亭記》。
    伯顏在游覽了重建的海角亭之后,還“訪郡耆老,講求還珠故事”。就是說深入到民間去,探訪上了年紀的老人家,請老人家細說珠還合浦的故事和有關合浦珠事的傳奇。他還了解珠城歷史上的吏治廉風,推崇孟嘗為珠城賢守之首,并且以孟嘗的故事,鼓勵珠城吏屬“剔垢磨光,揚清激濁,寧悉正以報國,毋顧身以忘民”,要發揚孟嘗精神,光大珠還美德。
    海角亭因為有了伯顏的亭記,在珠城的名勝古跡中,海角亭也就成了得到最高職別官員光臨,題詞作記的景點。伯顏是正二品。伯顏后來還當了元朝的宰相。作為一個少數民族的朝廷大員,能夠如此重視地方的風范禮儀及道德教化,在珠城歷史上可算是獨一無二。如果以伯顏最后的任職而言,以宰相為州郡一亭作記,更屬罕見,由此可見,珠城及海角亭在伯顏心中的位置。
    這里,有一個不可忽視的事實就是海角亭能修復,與伯顏有著必然的關系。因為以范梈廉訪使的身份,他只是在執行監察地方政績及肅貪事務公干來到廉州的,在一般情況下,不可能專門去查訪一個“歲遠代易,廢也久矣”的廢亭址。主要的原因恐怕還在于伯顏“分治茲土”。這里有沒有伯顏的意思在內,在建亭的時間和速度來看,答案應該是明確的。這從伯顏為海角亭作記的時序和內容中,可以印記。
    伯顏雖然一生征戰戎馬,早年便權高位重,以中書左丞相統領各行省的身份,僅率二十萬兵力便攻打南宋,席卷江南。但他又是一個寬容待人,廉潔勤政的好官。據史籍記載,伯顏平宋班師回京之日,元世祖詔令百官到郊外去迎候,以示慰勞。
    當時有一宗室王爺為了表示對伯顏的親近,騎馬到十里外迎接伯顏,伯顏頭重腳輕為此非常感動,就把身上唯一值錢的一塊玉珮送給了這位王爺,誰知這位王爺竟誤會伯顏送給自己如此低檔的禮物是看不起自己。由此可見,伯顏確是能夠以孟嘗的高風亮節自律,確實不虛海角亭此行,真正做到“寧悉正以報國,毋顧身以忘民”,得以與海角亭共享千古美名,罔俾有邦專美孟嘗”。
    正因為有了元代的這次修復海角亭,才有了此后的明清兩朝六次的修復遷建,才有了今天的海角亭。
    亭名可久 漢孟宋蘇
    接納南流江的千里碧波入海,承續北部灣萬頃浪花拍岸,于萬水折歸之處,海角之端,筑亭以紀珠還合浦傳奇,以紀孟嘗高風亮節,海角亭由是傳千秋之名,立萬世之義。
    自有此亭,登臨者情懷各異,觸景處夢回滄桑興廢之間。忠貞孤臣,寄情托意,飄零文士,追昔撫今。“臨眺賦詩,對月把酒”之時,幾多壯懷激烈黯然隨波而逝,幾多旅愁傷感盡入青燈夢境。古人之看重海角亭,是因為“寓斯土而登斯亭者,有能驅去流俗之態,涵養孤忠之氣”,能剔垢磨光,揚清激濁,寧悉正以報國,母顧身以忘民”。小小海角亭,傾注了珠鄉人一千年來的清官情結,寄托了老百姓期待珠還合浦的吏治之夢。
    海角亭重建于北宋后的百余年間,這里只是作為賞海觀潮,迎客餞別之所,徙遷官吏,浪跡騷 客,面對著云霞卷染,銀浪堆雪,竹林倦鳥,感嘆人生,也只是娛情銷魂,消磨光陰。正如宋代廉州團練使陶弼在其作的《海角亭》一詩中所嘆:騎馬客來驚路斷,漁舟民去喜帆輕。
    雖然地遠今無益,怎奈珠還古有名。
    天涯海角,孤忠情懷,路斷之處,海角亭聽慣了笙歌鐘鼓,見慣了王朝更迭,南柯驚夢。到了公元1100年,海角亭迎來了一位驚世駭俗人物,他就是曾經高唱“大江東去浪淘盡、千古風流人物”,主宰宋代詞壇的蘇東坡。
    宋元符三年,1100年)1月,宋哲宗駕崩,宋徽宗繼位,詔令大赦天下。蘇東坡時在天涯海角的海南島任瓊州別駕(州長官的佐吏,也稱通判,正六品),當他接到大赦令量移廉州(移是古代官員調任的一種程序,即到××地方去等候任用,量移廉州”即到廉州等候任用)時,已是五月底六月初了。“使命遠臨,初聞喪膽,詔詞溫厚,頓返驚魂”蘇東坡《移廉州謝表》)。蘇東坡為什么聽到了使臣來到的消息,會“初聞喪膽”呢?原來,蘇東坡在海南謫居,正是他宦途生捱中的第六次貶斥,每一次貶斥都會將他驅向更偏僻的地方。此時是身在天涯海角的海南儋耳,再有皇命無處可避,只能是殺身之禍,這就是蘇東坡“初聞喪膽”的原因了。
    幸而,詔詞溫厚”。這次不是再度被貶斥,即是要“量移廉州”。終于結束了風波萬里,煙瘴五年“投彼遐荒,暫逃鼎鐫”的貶斥流放生涯。對一個已是年逾花甲的老人來說,確是值得慶幸的。據史籍記載,蘇東坡貶斥海南時,仍然受到嚴厲苛刻的迫害,當地長官不準他住官屋,要他搬到檳榔樹下棲身,幸得當地百姓同情幫助,在樹下搭建草棚居住。“食有并日,衣無御冬,凄涼萬端,顛躓萬狀,恍如酸夢,已無意于生還。”嘆衰病以何堪,幸喘息之猶在。”(蘇東坡《移廉州謝表》)一代英才,孤忠寡援之際,言之也哀。
大赦詔書的來到,使“已無意生還”的蘇東坡重新燃起了生命的光輝,他似乎又看到了“大江東去”人生高潮正在涌起。他“渡海面北,遙瞻日月之光,沒齒敢更求榮,余生但知安命”(蘇東坡《移廉州謝表》)。但字里行間,仍然強烈透露出“遙瞻日月之光”的迫切愿望,這個“日月之光”何指?即是皇帝天子之指也。
    蘇東坡是五月二十四日渡海取道瓊海峽,經廉江六月十九日才到廉州的。在廉州的日子里,是蘇東坡人生最后的快樂時光,他在珠鄉人民熱情好客的氛圍中度過了兩個多月,還和珠鄉士民一起歡度中秋節,寫下了稱贊廉州龍眼,合浦月餅等多篇詩文,此外,應地方官紳之邀,登臨海角亭,極目北望,在驚濤拍岸聲中,揮筆寫下了“萬里瞻天”四字。才華驚世的蘇東坡大學士,居海角勝景之中,僅以四字盡表心跡,其中寄托了他“九死蠻荒終不悔”的忠君報國之夢破滅后,獨自“一葉虛舟寄渺茫”,發誓“芒鞋不踏名利場”的悲憤失望。
    也許,海角亭卓立蠻荒海隅給了他某些啟示吧,千言萬語之間,萬里瞻天”正是最能表達他對皇帝這個“天”的失望與期待的心態。后人多以為這是蘇東坡盛贊海角亭的海天一色景象,其實蘇東坡“萬里瞻天”的情懷,就是“遙瞻日月之光”中的“天子”皇帝,這才是對“萬里瞻天”真實注解。
    從此,海角亭便有了“萬里瞻天”這一深邃和意境,有了一塊絕世珍貴的鎮亭之寶,也收藏了蘇東坡“但愿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”的情感世界。從此,海角亭自珠還合浦的律貪之義以外,又多了一層“萬里瞻天”的遺憾。從此海角亭便成了人憑吊前賢的尋夢勝景。
    孟嘗之風范,蘇軾之文采,敵不過改朝換代的驚風急雨。人們執著的“珠還合浦”的吏治之夢,“萬里瞻天”的恩澤之夢,都在龍椅更替中化為泡影,海角亭也在歲月的煙塵中“廢也久矣”,于荒蕪亂水之間,欲復之未能”。海角亭重建于宋也廢于宋,海角亭承載著太多的遺憾和失落,背負著太多的希望與傷痛。
 
    海天一亭 還珠風范
    但是,珠鄉百姓沒有忘記孟嘗,沒有忘記蘇東坡。宋王朝滅亡了,元朝的異族統治者被卻漢文化同化了。延祐三年即1316年,也就是宋亡后的四十七年,海角亭又得以重建。因此才有了后世的海天一亭,還珠風范傳古今。
    海角亭緊靠西門江畔,面臨浩瀚的大海,每當潮汐,劂聲轟然”,江上帆檣林立,百舸爭流。
    亭東北三十米處有砥柱亭,它像中流砥柱,屹立在奔騰湍急的江畔,亭南約四十米處有望海樓,亭的東南面三十米處為海門書院,為古代學生求學之所。亭的東南四十米處有魁星樓,亭南有湖水晶瑩的金波湖,橫架湖面的金波橋溝通海角亭與魁星樓。
    海角亭四周修篁萬竿,榕蔭復蓋,每當夜幕降臨,水光月色,上下輝映,古亭倒映在金波湖中,景致很是優美。數百年來,騷人遷客,登亭遠眺,怡神開懷,候海角潮聲,聽江流濤,對語歡歌,臨流賦詩,風流文采,輝映海隅。
    海角亭為亭閣式結構、重檐、歇山頂。亭分前后兩進,第一進為海角亭門樓,門樓正中為大園拱門,兩旁為園拱身門。紅墻綠瓦,飛檐凌空。屋檐為兩層磚砌疊澀蓮花托構成,既美觀又實用。
    門樓內壁上,鑲嵌有三方石刻,是清乾隆年間 廉州知府康基田所書《海角亭遠眺》七律,碑字體為行書、筆勢如箭、一氣呵成。特別吸引人的是門樓左側的一方“鵝”字碑,碑高約九十公分,寬約五十公分,整塊碑只一個“鵝”字,是一筆書成,鵝”字寫得瀟灑飄逸,為清代陶洽所書,愛好書法者到此摹拓甚多。
    第二進為海角亭的主體建筑,垂檐、歇山頂、硃紅墻壁、琉璃碧瓦,檐牙高啄、螭吻鎮角、直凌霄漢。屋脊上雙龍戲珠,維妙維肖,形態逼真。亭為正方形,高臺基,四面為回廊,前后石級上迭。
    亭內前后敞開,左右為兩大園窗相對,造型古樸雅致。亭的上下檐之間,全是回字形圖案的雕花窗欞。檐下封檐板,雕著各種動植物圖案及歷史故事的高浮雕,刀法精細,形象生動,有較高的藝術價值。
    海角亭的正面兩條水柱上鐫清道光年間陳同耀題寫的對聯:海角雖偏山輝川媚,亭名可久漢孟宋蘇。”漢孟,是孟嘗。宋蘇,是蘇東坡。
    海角亭正圓門上方有石刻“海天勝境”四字,書體端莊秀逸,為清康熙年間,廉州知府徐成棟所書。正門有石刻門聯為:不到此亭那知象郡朱崖關山萬里;試觀于海才見龍門冠嶺云水千重。”此聯為欽差大臣工部尚書杜臻所書。筆力沉雄、蒼勁古樸。兩旁耳門上方均有石刻“瀨月”、澈云”四字。
    亭內古碑鑲滿四壁,亭的前面兩側各有一碑,高約二米,寬約八十公分,兩碑碑面和碑背各有題刻。左側一碑正面為《重修海角亭記》,該碑記述了修建海角亭的情況,亭的左側一碑為《海角亭記》是元人陶正中所撰,記載歷代修建海角亭的經過,亭內右側的一方碑是《廉州府復建海角亭記》。亭內尚有一方碑刻為清雍正年間,廉州知府張紹美寫的七律《登海角亭》,詩人描寫了當時海角亭四周的風光,書體脫胎于褚遂良,雋逸秀媚。亭的兩面空地正中處,有一方古碑高約一米三十公分,寬約七十公分。上刻“古海角亭”四個大字,書體氣勢沉穩,不知何時何人所書。
    歲月煙雨中,任憑朝代變遷,無論蒙、漢、滿,海角亭屢經興廢,規模卻一次比一次擴展。明成化年間(1465—— —1467年)僉事林錦福于城西(即今泮塘處)重建時改為重檐、歇山結構。清康熙十一年(1672年)夏又重建。清道光十年(1830年)重修、清光緒二十二年(1886年)又再復修。
    明清之間八次修葺遷移擴建之后,于“海角潮聲”中自成一景。觸景生情,寄托幽思,夢境縈繞的豈止是亭名可久的海角勝景。自宋以來,海角亭與漢孟宋蘇并稱,這就是民心所系的人格力量,這也是海角亭得以延續千年的維系所在。“孟嘗事業誰能繼,馬援功名獨見稱”。古人為之“夢回三秋”的海角亭啊,永系“萬里瞻天”的夢魂!
    含義深遠的《海角亭記》
    海角亭所蘊含的歷史文化內涵,除了歷朝歷代的詩詞題字之外,精華所在者,要數主持重建者范梈和伯顏分別所作的《海角亭記》。由于歲月悠久,風雨侵蝕,范梈和伯顏所作的《海角亭記》曾一度湮失,文字難免缺失,因此流傳至今的《海角亭記》有多種版本,就目前而言,范梈的《海角亭記》有四種版本,伯顏的《海角亭記》有三種版本,雖然文字上有所差異,但并不影響其魅力所在。
    崇禎《廉州府志》中的范梈《海角亭記》全文如下:“欽、廉僻在百粵,距中國萬里而遠,郡南皆岸大洋,而廉又居其折,故曰海角也。有亭在于西南隅,昔人以是名之,歲遠代易,廢已久矣。延祐三年秋,余使過郡,訪其址,得于荒煙亂水之間,欲復之未能也。屬之郡吏,曰諾。明年,來告成,請記之。夫土木之靡,工人之用,雖未獲諗,至于云霞之映帶,島渚之出沒,夢寐所歷,猶見其處,亦殊方之勝槩也。然廉為侯邦,亭有地勝,居是者雖擁高爵厚祿,亦往往有悲憤無聊之感者。何也?蓋常因是而憶之,地里僻遠,復加瘴癘,自古以來,非謫徙流離之士鮮至焉。以吾無所為而得之,宜其人之戚戚爾也。抑嘗推昔朝廷之于士大夫,茍非顯過極惡,未嘗不欲曲受而優容之,萬不得已,則又非深放遠屏,無以啟其摧痛自反之忠,古之人臣,思堯君而心魏闕者,每惓惓于畎畝之間,江海之上。彼蕭墻之內,固有負不扶不持之憂者多矣。然則甚疏之者,乃所以甚親之也。于此,固見圣王忠厚之至意也,而居者從未思也,思而或未之求也。寓斯土而登斯亭者,有能驅去流俗之態,涵養孤忠之氣,把酒賦詩,臨高瞰遠,反而求之,何往而不得其所適,又豈獨夸結構之華,從臨眺之樂而已哉?于是記之,俾刻亭上,后之覽者,其不參有所感發矣乎?前翰林國史院編修官,今授將仕佐郎、海北海南道肅政廉訪司管勾、承發架閣庫兼照磨高平范梈文。承直郎、僉海北海南道肅政亷訪司事燕山大都題額。”《廉州府志》本中的范梈《海角亭記》與《水東日記》本中的《海角亭記》相差不大,只是“欽、廉僻在百粵”句中,水東日記》本多了一個“雷”字,成了“欽、廉、雷僻在百粵”。而《廣東通志》中的《海角亭記》用“欽、廉僻在百粵”句,則比《廉州府志》本和《水東日記》本少了“古之人臣,思堯君而心魏闕者,每惓惓于畎畆之間,江海之上。彼蕭墻之內,固有負不扶不持之憂者多矣。然則甚疏之者,乃所以 甚親之也”。于此……而居者從未思也,思而或未之求也”。于是記之,俾刻亭上,后之覽者,其不參有所感發矣乎”等句。但并不影響敘述和思想內容的完整,只是文辭上的差別而已。
    范梈的《海角亭記》文辭優美,立意高遠。文章以“寓斯土而登斯亭者,有能驅去流俗之態,涵養孤忠之氣,把酒賦詩,臨高瞰遠,反而求之,何往而不得其所適,又豈獨夸結構之華,從臨眺之樂而已哉?于是記之,俾刻亭上,后之覽者,其不參有所感發矣乎”作結,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,確能收到文如其人之功。
    范梈的落款署名中有一大串拗口的職銜:前翰林國史院編修官、今授將仕佐郎、海北海南道肅政亷訪司管勾、承發架閣庫兼照磨。使人難懂。其實這都是范梈曾擔任過的職務,這些職務相當于:架閣庫兼照磨:架閣庫是中國古代的國家檔案庫,后分各部架閣庫,相當于今機要部門。照磨是文書管理官員,當于今機要秘書。
    翰林院國史院編修官:主要是誥敕起草、史書纂修、經筵侍講,主要是作為皇帝的顧問,負責起草皇帝詔書,管理史冊、文翰、考議制度、詳正文書等。
    將仕佐郎:文散官名。
    肅政廉訪司管勾:肅政廉訪司是掌管地方監察兼勸農的機構,職級很高,廉訪使為正三品。管勾是掌管肅政廉訪司四方文書的官員。
    據史籍記載,范梈出身貧寒,父親早逝,母親熊氏為培養范梈不另嫁。范梈幼時即聰明伶俐,識文辨字,過目不忘。入學后,發奮攻研詩文,以文詞修美受到老師和同學的稱贊。他36歲北游京城,以詩文會友,聲名大噪。當時在朝廷任要職的董士選請他做家庭教師,后又把他推薦給朝廷,在翰林院任編修官,負責編纂文件,修理國史,記錄政績,書寫會要。其后任海南、海北道廉訪司照磨(紀檢官)。在任時,不畏風寒瘴癘,巡歷偏遠地區,興學教民,審理冤錯積案,頗有政聲。旋遷江西湖東道。不久被選任翰林應奉,很快又被提拔任福建閩海道知事,湖南嶺北道廉訪司經歷。由于范梈自身有著如此的經歷,《海角亭記》中所流露的“驅去流俗之態,涵養孤忠之氣”,也是范梈的為官為官準則,才有此文如其人的《海角亭記》。
與范梈的《海角亭記》相比,伯顏的《海角亭記》不同版本之間相差甚大。今舉二例如下。
    其一:古合浦漢名郡也,地屬南海,乃百粵之分。韶廣以西,朱崖以東,水萬折而歸之。故以海角名。其涯,未易量也。唐改郡為廉州,何也?嘗謂漢有孟嘗守,政善弊革,珠徙復還,因易廉名以取律貪之義焉。自是牧是邦者,多京師人物,或以名節著,或以德行稱。其為政之最者,有七賢守。孟君其先,邦人愛慕立祠,歲祀到今不泯。延祐丁已秋,予分治茲土,訪郡耆老,講求還珠故事。僉曰:海角有亭為此設也。夫亭以地勝,古人之取共水光月色,上下輝映,足以臨眺賦詩,對月把酒,一時之樂耳。仕宦而家于萬里之外,宅千里之寄,不思為國計,不思為民憂,而希一時之樂,興盡悲來,曾無憾乎!后之登斯亭者,有能易垢磨光,揚清激濁,寧悉心以報國,毋顧身以忘民,胡功不立,罔俾有幫專美孟嘗。
    其二:古合浦,漢名郡也。地屬南海,乃百粵之分。韶廣以西,朱崖以東,水萬折而歸之,故以海角名,其涯涘未易量也。唐改郡為廉州,何哉?蓋謂漢有孟嘗守,政善革弊,珠徙復還,因易廉名以取律貪之義焉。自是,牧是邦者多京師人物,或以名節著,或以德行稱。其為政之最者,有七賢守,孟居其先。邦人愛慕,立祠歲祀,到今不忘。宋改州治放海門鎮,復為廉州,領廉州合浦軍事,為中州,隸廣南西路。
    夫如是,概不可以僻遠論。考之圖志:廉之境土稱善,民俗稱淳。詢人才,當時則有水部侍郎 、王宮教授,繼而掇巍科,陟上庠者,代不乏人。采土物,則有鹽生于潮,可以充國用之須;珠產于池,可以廣土貢之入。至若有城壁為之藩屏,有官府為之紀綱,雖臨而交趾,交人俯首不敢窺,瀕而大海,海寇垂尾不敢犯。其為海角也,假曰:去天萬里,孰得而眇之歟!”昔人以是名亭于城之西南隅。陶弼有詩云:騎焉客來驚路斷,泛舟民去喜帆輕。雖然地遠今無益,爭奈珠還古有名。”誦其詩則知名存而不沒者系乎人,勢窮而有通者系乎地。惜乎亭址蕪而銘石缺矣。誰其與之,誰其廢之,有以作之,無以述之,悲夫!.逮至元朝啟運,四海混一,別廣西暨海之六州三軍,析而隸海北南道,改本州島島為路,總管府亦屬焉,而廉之名如故。向匪天相地靈,何以流芳與千百余載之下而不墜耶?延祐丁巳秋,本道分憲按治,訪郡耆老,講求還珠故事,僉曰:“海角有亭,為此設也,今廢也。”久乃勉之,仍舊貫。亭成,請志,以俟來者。延祐七年庚申夏,予欽承宣命,來從京師,任居牧長。蒞事之始,稽古因革,詢民利病,見可輿除者,次第舉行。一日公暇,臨斯亭,覽風土,慨然激思古傷今之嘆。視亭雖興,口陋弗稱,非所以光前顯示后也。或□□□亭之北,疏導州江,綠云水繞。亭之西南,舊有金波橋,歲遠亦廢,民每病涉。于是謀諸僚屬,相協經理,與亭并增廣之。乃率先捐己用,不費官工,不妨農口。
    畢成功千里之奇,觀夫亭以地勝,古人之取其水光月色,上下輝映,足以臨流賦詩,對月把酒,一時之樂耳。仕宦而家于萬里之外,宅千里之寄,不思為國計,不思為民憂,而希一時之樂?興盡悲來,曾無感乎?噫!漢一孟守,奚為而得名聲于南粵之簡哉?
    后之登斯亭者,有能剔垢磨光,揚清激濁,寧忠心以報國,毋顧身以忘民,胡功不成,胡名不立,罔俾有邦專美孟嘗,予于是乎記。時至治壬戌孟秋吉日,奉議大夫、廉州路總管府達魯花赤兼管內勸農事伯顏重建。
    兩個版本的伯顏《海角亭記》,相差的內容如下:“宋改州治放海門鎮,復為廉州,領廉州合浦軍事,為中州,隸廣南西路。夫如是,概不可以僻遠論。考之圖志:廉之境土稱善,民俗稱淳。詢人才,當時則有水部侍郎、王宮教授,繼而掇巍科,陟上庠者,代不乏人。采土物,則有鹽生于潮,可以充國用之須;珠產于池,可以廣土貢之入。至若有城壁為之藩屏,有官府為之紀綱,雖臨而交趾,交人俯首不敢窺,瀕而大海,海寇垂尾不敢犯。其為海角也,假曰:去天萬里,孰得而眇之歟!’昔人以是名亭于城之西南隅。陶弼有詩云:騎焉客來驚路斷,泛舟民去喜帆輕。雖然地遠今無益,爭奈珠還古有名。 ’誦其詩則知名存而不沒者系乎人,勢窮而有通者系乎地。惜乎亭址蕪而銘石缺矣。誰其與之,誰其廢之,有以作之,無以述之,悲夫!逮至元朝啟運,四海混一,別廣西暨海之六州三軍,析而隸海北南道,改本州為路,總管府亦屬焉,而廉之名如故。向匪天相地靈,何以流芳與千百余載之下而不墜耶?”“久乃勉之,仍舊貫。亭成,請志,以俟來者。
    延祐七年庚申夏,予欽承宣命,來從京師,任居牧長。蒞事之始,稽古因革,詢民利病,見可輿除者,次第舉行。一日公暇,臨斯亭,覽風土,慨然激思古傷今之嘆。視亭雖興,口陋弗稱,非所以光前顯示后也。或亭之北,疏導州江,綠云水繞。亭之西南,舊有金波橋,歲遠亦廢,民每病涉。于是謀諸僚屬,相協經理,與亭并增廣之。乃率先捐己用,不費官工,不妨農口。畢成功千里之奇觀。”從以上補漏的文字來看,當年伯顏為重建海角亭是立了大功的。同時,也可以從這兩段文字中了解到更多關于元代廉州府的信息:“詢人才,當時則有水部侍郎、王宮教授,繼而掇巍科,陟上庠者,代不乏人。”“采土物,則有鹽生于潮,可以充國用之須。”“珠產于池,可以廣土貢之入。”“至若有城壁為之藩屏。”這些信息是很重要的,為考究宋元之交的廉州府社會經濟乃至人文狀況提供了直接的依據。
    此外,通過這些文字,我們還了解到,元代海角亭周邊的環境景觀:亭之北,疏導州江,綠云水繞。
    亭之西南,舊有金波橋。”由于金波橋已經損外,民眾行走不便,伯顏了解到這一情況后,于是謀諸僚屬,相協經理,與亭并增廣之。乃率先捐己用,不費官工,不妨農口。畢成功千里之奇觀。”也就是說,伯顏發動幕僚為重建金波橋捐款,并帶頭把自己的俸祿捐了出來,不要政府撥款,不要民眾集資,完成了擴建金波橋工程。這與他在《海角亭記》中倡導的“剔垢磨光,揚清激濁,寧忠心以報國,毋顧身以忘民,胡功不成,胡名不立。”為官品格是相一致的。這正是重建海角亭所必須大力倡導的,伯顏是率先以身作則行之了。
    為海角亭作記傳世的還有:明代:左喻德謝一夔、府徐九皋、驛道陶正中。但他們所作與范梈、伯顏的《海角亭記》,不論在文辭意境方面都相差甚遠,難以望其項背。
 
    海角亭的詩聯書法
    海角亭自元代重建后,亭中積存有大量的詩詞對聯,表達了對清廉吏治的期待和贊頌。除了上述舉例之外,還有大量的海角亭詩聯在廣泛傳頌,如:明代朱勤《海角潮聲》:孤亭近海海門隈,時聽潮聲海上來。
    萬水有波俱噴雪,九天無雨自鳴雷。
    沙頭震動鷗群散,枕上驚殘客夢殘。
    消長古今同一理,險夷優自在靈臺。
    明代饒秉鑒《海角亭》:昔年曾到天涯驛,此日重登海角亭。
    共喜遐方多勝概,謾論邊郡得廉名。
    孟嘗事業誰能繼,馬援功名獨見稱。
    天關遙瞻渾咫尺,夕陽回首寸心傾。
    明代陳慶崇《古海角亭》:習聞海角共天涯,此日登臨望轉賒。
    青草寒潮迷極浦,蒼山斜日擁晴沙。
    夢回江上三秋雁,笑對樽前二月花。
    愧我南冠歸計拙,逢人空自說還家。
    明代陳瀚《海角亭》:極目塵沙際,蒼茫海瑟浮。
    珠光明遠浦,辰氣結層樓。
    去國孤臣淚,思家逆旅愁。
    乾坤余感慨,何處是丹丘。
    清代帳偉《宴海角亭》:海峰環勝鎖云間,此日漸平落照間。
    野鳥避人鳴樹吵,照梅展畫掛溪旁。
    樓頭鼓靜籌頭短,寺里杯艮大曙還。
    莫道故鄉風景異,月明一樽滿湖山。
    清代游名柱《海角亭記詠》:蒼煙迷樹此中搖,對面孤城瘴氣驕。
    野寺疏鐘潛梵語,淺沙流水聽春潮。
    海月一角酹靈地,宦邸多年在隔橋。
    誰識重新還古跡,獨尊元宿生云霄。
    清代吳興祚《題海角亭》:未經海角處,何以識天涯。
    夜汞潮推月,稿高浪卷花。
    名心爭似水,詩思蔚如霞。
    極目空亭外,經華望轉賒。
    清代鮑俊《海角亭晚眺》:天南地盡海溟蒙,海角亭高鎖遠空樹色連云圍郭綠,波光浴日射橋紅清歌漁叟驚沙鷺,終古人才感雪鴻安得坡仙瞻萬里,同敲鐵板唱江東辛亥革命的欽廉起義,由于道臺郭人漳出爾反爾,致使起義遭到失敗。辛亥廣州起義時人為起義軍總指揮的趙聲滿腔憤懣,于海角亭設宴款待將佐,即席賦《海角亭口占二首》,抒發情懷:曉風吹角九天聞,萬里旌旗拂海云。
    八百健兒多踴躍,自慚不是岳家軍。
    決戰由來堪習膽,殺人未必便開懷。
    寶刀持向燈前看,無限凄涼感慨來。
    海角亭的這些詩聯,已成為激勵后人“驅去流俗之態,涵養孤忠之氣”、剔垢磨光,揚清激濁,寧忠心以報國,毋顧身以忘民”名言佳句。
 
 

桂公網安備 45050202000388號

警警
察察
山东快乐扑克三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