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疫情防控】不同風險人群防護指南和口罩使用指南
  信息公開   更多  
館藏新書通報
廣西數字資源平臺
網上聯合參考咨詢
國家數字圖書館
  地方文獻   更多  
地方文獻書籍 南珠專輯
珠城史話 童年記憶中的北海民俗
北海客家文化 北海歷史文化500題
合浦海上絲綢之路 北海文史專輯
 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地方文獻 > 合浦海上絲綢之路
兩漢時期合浦一直是郡治所在
點擊:3882  來源:北海史稿匯纂  作者:韓湖初
兩漢時期合浦一直是郡治所在
韓湖初
 
    關于合浦郡治,有一種說法:西漢置郡時設在徐聞,至東漢時移治合浦。如《大清一統志》、《廉州府志》,至今一些文章和《合浦縣志》、《北海市志》亦從其說。此說最關鍵的證據是:《漢書.地理志》記載把徐聞列為合浦郡所轄五縣之首,而到了《后漢書?郡國志》則明確說本志“凡縣名先書者,郡所治也”,并把合浦縣列為本郡之首,肯定為郡治。于是論者便以《后漢書》的體例,推論《漢書》既然把徐聞列為首縣,便應是郡治。徐聞學者還舉出《舊唐書?地理志》載嶺南七郡中除合浦外其它六郡均以首縣為郡治作為證據,結論是首縣徐聞不應例外。①
    從史料可以看出,《漢書》雖把徐聞列為首縣,但不同于《后漢書》明確說首縣為郡治,也沒有說徐聞就是郡治。你可以由此推測徐聞可能是郡治,但不能據此就下結論說徐聞就是郡治。《漢書》不但沒有說徐聞是郡治,而且也沒有郡治改動的記載。《舊唐書》明知嶺南七郡中有六郡首縣為郡治,可它不但不說徐聞是郡治,反而在徐聞(唐代徐聞縣即今徐聞縣)條只說:“漢縣名”。如果漢時徐聞確為郡治,在數十字的介紹中自然不會遺漏,可見它“心中有數”:認為徐聞并非郡治。筆者讀《后漢書?郡國志》序中有一段文字足證合浦自置郡起一直是郡治。其云:“今但錄中興以來郡縣改異,及《春秋》、三史會同征伐地名,以為《郡國志》。”就是說,從秦至三國時期(尤其東漢)以來,有關郡、縣的設置和改動,該志都是有記載的。如丹陽郡注明“秦鄣郡,武帝更名”,“建安十三年孫權分新都郡”;會稽郡注明“秦置。本治吳,立郡吳,乃移山陰”;犍為郡則注明“武帝置”、“劉璋分立江陽郡”;魯國郡注明“秦薛郡,高后改。本屬徐州,光武改屬豫州”;張掖郡注明“武帝置”、“獻帝分治西郡”,等等。該書對嶺南諸郡(含合浦)并沒有郡治改動的記載。可見兩漢時合浦一直就是該郡的郡治。從《后漢書》的記載來看,郡治名稱的改動較多,而地點改動的情況較少。這說明郡治的設置和建設需要條件和時間,并非隨意而為。
    如從文獻記載,郡治條件和漢墓及其出土文物等方面把合浦與徐聞仔細比較分析,問題更為清楚。廣西博物館的蔣廷瑜、彭書琳對此有詳細論述,相當有說服力。
    蔣、彭指出:已有雷堅等當代學者引述多種文獻,證明兩漢時合浦一直為郡治。如:北魏酈道元的《水經注》稱郁水“南出交州合浦郡,治合浦縣,漢武帝元鼎六年平越所置也”。又如唐人杜佑的《通典》稱廉州(今合浦縣城)為:“秦象郡地,漢置合浦郡,后漢同”;而稱雷州(今雷州半島,含徐聞)為:“秦象郡地,二漢以后并屬合浦郡地”。稱廉州為“漢置合浦郡”,可以理解為它本身為郡治所在;雷州則稱為“并屬合浦郡地”,即它并非郡治所在,故與合浦有“屬(于)”的關系。再如宋人王象之的《輿地紀勝》廉州條稱:“漢平南越置合浦郡,今州即合浦郡理(治)也。”合浦縣條在稱:“倚郭,本漢合浦郡”。上述三者都是時間較早的權威性較強的文獻,足以為據。考之文獻,“在兩漢期問,沒有發現合浦郡治有改動的記載”②筆者可再舉:如唐李吉甫《元和郡縣志》徐聞縣條載“本漢縣名”,并沒有說曾為漢郡治;又如明萬歷《雷州府志》卷八《建置志》載:“徐聞縣城,漢元鼎置,縣海濱討網村。”置縣與置郡同時,如為郡治也應同時記載。又《徐聞縣志》稱“東漢建武中伏波將軍始筑徐聞城”③,既然西漢時連起碼的城墻都沒有,又怎為郡治?
    其次,是否具備成為郡治的條件,才是問題的關鍵。如果從各方面考察,合浦的條件要遠勝徐聞。從地理位置看,徐聞和合浦都是漢朝海外貿易繁榮的北部灣的重要港口,同屬漢朝海上絲綢之路的最早始發港。徐聞位于北部灣北部沿岸之東、雷州半島之南,地扼瓊州海峽,是通往海南島的橋頭堡。合浦則位于北部灣北部沿岸的中心,東連廣信(封開)、番禺(廣州),西控交趾(今越南一帶,漢時屬我國版圖)。從對海南島的控制來說,徐聞要比合浦重要,但從對交趾等地的控制來說,合浦無疑比徐聞直接和重要。漢朝對交趾的用兵,均以合浦為軍事重鎮和基地。由于兩漢時海南島尚在開發階段(設郡后兩次罷棄),而交趾一帶早已成為當時漢朝海上貿易繁榮和經濟發展的地區。據《漢書?地理志》記載,西漢后期嶺南七郡的人口數,交趾(746237)排第一;番禺(廣州)所在的南海郡(94253)排第三,僅約為其l/8;合浦(78980)排第四,約1/10。從自然資源和經濟發展來看,徐聞沒有內陸河流作為依托,土地貧瘠干旱,且每年多遭臺風襲擊,由于港灣開闊,難避其害。而合浦處南流江人海口,有漁鹽之利,地勢北高南低,是一個天然良港。南流江全長250公里,流域9545平方公里。兩岸為肥沃的沖積平原,是良好的稻作農業區,漢時不但種桑養蠶繅絲,而且以盛產珍珠聞名,沿海有多處天然珠池,是漢代嶺南主要的珍珠產地,采珠業和商業貿易十分發達。由于秦始皇開通了靈渠,合浦通過南流江——北流江——桂江——靈渠——湘江(亦稱“湘桂走廊”),北與長江流域和中原溝通,南達東南亞和印度洋,成了漢帝國重要的對外海上貿易的樞紐,其地位也就比徐聞重要。徐聞盡管也南通東南亞和印度洋,但一是它與長江中游和中原的聯系不如合浦密切,二是由于當時受技術水平限制,航海須沿岸航行,如從徐聞啟航出洋,還是須經合浦。因此,從整個國家的格局和軍事戰略地位來看,合浦的條件無疑勝于徐聞,“應是古代濱海地區政治中心的首選之區”④。
    再看兩地漢墓及其出土文物。在徐聞境內的雷州半島南端、西瀕北部灣的狹長地帶,發現漢代一定數量的遺址、墓葬。經專家考察,認定應是漢時古徐聞所在。即使如此,“考慮到這個地區自然條件較差,又無內河可行駛,陸路也較困難,很難想像漢代(合浦)郡治會設在這里”,“不存在西漢設郡的跡象”⑤。至今徐聞發現和發掘的漢墓不過200多座,而合浦縣城一直在廉州鎮,其附近有封土可數的漢墓就有l056座,連地表下的估計共有6000多座。徐聞漢墓全不見封土,無碑刻,均為中、小型墓,至今沒有發現大型漢墓;墓主多為平民,有的雖非平民,亦非大官大賈;隨葬品不奢侈。而合浦有不少相當郡守一級官吏的大型漢墓。如已發掘的望牛嶺l號漢墓,其墓道全長25.8米、最寬處14米、深8.8米,為徐聞最大的那澗東坡漢墓(迄今粵西發現的最大漢墓)的6至8倍(那澗漢墓墓道全長4.63米、寬1.6米、通高l.71米)。所出土陶提桶內壁書“九真府”,推測墓主曾任九真郡太守。又如堂排2號漢墓、黃坭崗西漢墓、風門嶺東漢磚室墓,“這些墓都可能是郡守一級的官吏的墓”⑥。如果連尚未發掘的,合浦大型漢墓恐怕少則數十,多則有數百。可見其數量之多、規摸之大,實屬罕見!而且出土文物之豐富、檔次之高,亦為徐聞遠遠不及。據筆者粗略統計,徐聞漢墓總計出土陶器、陶珠、鐵器、銅器、五銖錢、珠飾、肩石斧文物等不足600件(其中珠飾308顆,占了半數),其中有一批海外舶來的琥珀珠、瑪瑙珠、水晶珠、琉璃珠等。⑦而合浦漢墓出土的文物,望牛嶺l號漢墓為245件,堂排漢墓為230件,風門嶺漢墓近200件,金器、銀器、銅器、漆器、陶器、鐵器、玉石、琉璃、水晶、瑪瑙配飾品等,應有盡有。徐聞至今尚未出土有金器,僅有銀飾4件,而合浦則有不少金銀器,如金戒指、金手鐲、龍首金帶鉤、金餅、金球、金珠等。合浦又出土大量引人注目的鏨刻花紋銅器,其中的銅鳳燈、銅魁、三足盤等作為中國出土文物精品曾在亞、歐、拉美等洲展出,銅鳳燈還被選為展覽會的會標。望牛嶺漢墓出土的銅鳳燈、鴨首銅方匜人刊范文瀾著《中國通史》第二冊(1978年版)圖版。綜觀兩地漢墓及其文物,徐聞漢墓作為漢代海絲路的最早始發港的見證,是可以的,但要是作為西漢時合浦郡的郡治,那就只有合浦才當之無愧了。
    注釋:
    ①湛江市博物館阮應祺:《南海絲綢之路航線上雷州半島主港概述》,《嶺南文史}2002年第4期,84~85頁。
    ②④⑤⑥廣西壯族自治區博物館蔣廷瑜、彭書琳:《漢代合浦及其海上交通的幾個問題》,該文為提交2001年廣東省組織的“海上絲綢之路與中國南方港學術研討會”的論文,見《“海上絲綢之路與中國南方港”學術研討會論文集》(《嶺南文史}2002年第4期,以下簡稱為《集》)104~109頁。
    ③轉引自吳凱:《試談徐聞在海上絲綢之路上的軍事斗爭與地位》,見《集}77頁。
    ⑦據徐聞文化局鄧開朝 吳凱:《徐聞漢代海上絲綢之路文物的發現和研究》,《集》70~75頁。
 
北海史稿匯纂
 

桂公網安備 45050202000388號

警警
察察
山东快乐扑克三走势图